• <nav id="3ddez"><code id="3ddez"><meter id="3ddez"></meter></code></nav>
    <sub id="3ddez"><table id="3ddez"></table></sub>
    1. <sub id="3ddez"><listing id="3ddez"></listing></sub>

        <form id="3ddez"></form>
        <sub id="3ddez"><table id="3ddez"><small id="3ddez"></small></table></sub>
      1. <sub id="3ddez"></sub>
        <form id="3ddez"></form>
        <nav id="3ddez"><code id="3ddez"></code></nav>
      2. <center id="3ddez"></center>
      3. 岳西翠兰茶产于大别山腹地的安徽省岳西县,该茶具有“翠绿鲜活、芽叶相连、舒展匀整、清香持久、鲜醇爽口”的品质特征。

        老茶记

        2020-04-21作者:黄亚明来源:
    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老茶记
    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        黄亚明

                 在姚河竹山,茶是春日的丝弦。

                天空像个靛蓝的瓦罐,古老安静地卧着一些麦种。惊蛰、春分,麦种起身,孵出万千云朵、巉岩、沟壑、豺豹,以及广阔植被、蓬头山鬼和流速不明的溪水,山色被鸟声叫深了几寸。白云皴染,烟光日影露气浮动于疏枝密叶之间。满山黄荆槎、南京椴、山拐枣、杜鹃、青冈栎、枫香、山桐子、冬青,枝叶或疏或密。而一丘丘、一畦畦的茶,在田畈上密不透风,只留几条狭窄的沟垄,供茶姑往来,背篓里似是星光阵阵。斜坡多乱石,乱石间多茶棵,均粗头乱服。我曾以为是粗茶乱服,粗茶与乱服才是绝配,门当户对。记得小时候偶尔在乡下割麦,着破衣破裤,眼前眩晕的金黄一片,镰刀带来的却是望不到尽头的绝望,不到半小时,便腰腿酸软,汗流浃背,最后干脆一屁股坐下,拿起大茶壶,咕嘟嘟一气灌下,随即舒爽,筋脉通达四海五湖。这种茶叫黄大茶。

                 黄大茶不是明前茶,不是雨前茶;拼蟛枋窍牟,皮老肉糙,凌厉的的滋味像武师打拳。牛饮一碗后,却沉浮起肉体的欢愉。

                 黄大茶是堂鼓马锣的秦腔,繁闹轰鸣,泥沙俱下,回肠荡气。

                 明前茶是江南丝竹,清声泠泠。雨前茶是山地花开,蕊飞花瀑。雨后茶是苦行僧,叶气夺过芽气,如古刹映黄叶,灯下夜归人。

                竹山的茶树老到风霜三五百年。三五百年够长,多少兴废,不问兴废。古茶园里,矮矮蓬勃的二十多棵老树。其中两棵枝叶交缠互抱,主干碗口粗,苍老,遒劲,附生绿苔。老叶上头簇簇新,俏立一芽,一芽一叶,一芽两叶,依旧新嫩一片。新嫩像画在宣纸上的绿墨,有春水濡湿的糯软。老叶青碧,老叶里有苍苔气,味厚质苦。老叶苦心孤诣,捧起的新芽似乎不沾尘俗,如同游动的一滴滴清水,功到造化。树干不过一两尺高,苍褐深寂,老节拳拳突起如旧疤。皖地的茶棵不算树,亦不算草,亦草亦树,顶多灌木而已。与滇黔速生高大的乔木茶相较,虽小如累卵,一样日月悠长。

                 不多的农户,屋前屋后被春茶簇拥。茶园四布,散散落落的白墙黑瓦,像人神合谋的风景。

                 竹山人刘会根一生在山里浪荡,辟园种茶。他开车带我们从古茶园上山,坡陡弯急。其下深壑千尺,其上接云壤日。待抵达一狭长坪畈,注目苍苍处,新绿唧唧,阳光如煮,万种或翠绿或灼红的鸟声似剧烈的窑火历久不息,不舍昼夜地锐叫、跃窜,游映并铸出堆如山丘的浓香,波动的白云在天空渺远而又寂然……

                 凌云俯视,山腰的池塘如绿豆,人家的黑瓦卧伏如黑豆,采茶人如芝麻,只有蜿蜒的公路如白丝带,快系不住茶园的绵延奔放了?掌信蛘凸鎏痰男侣,像从大砂锅里溅出的浓美汤汁。

                 一个小小的坪畈,地开两县。山北是舒城县白桑园,灌木和松杉蕤蕤,迹近无路,舒城小兰花的经典产地。山南是古竹山,横柯上蔽,疏条交映,岳西翠兰的发源地、核心产地之一。偶见有茶农采得满篓鲜叶,视危崖若无物,开车或骑摩托飞速下山,我疑是现代版的乘鹤神仙。

            松下问童子,言师采茶去。只在此山中,云深不知处。

            云深处,与老茶树的彼此知遇,刘会根业已五十九年。多少白云苍狗中,他是制茶的神仙,他是自在的神仙,他是神仙中的化内之人。曲意款款心意相通,茶人的化境,树是人,茶是人,人亦是一壶大肚难言的茶啊。

    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2020420


        上一篇:赞岳西来榜镇公山云雾茶
        下一篇:石佛寺记

        可乐影院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